游记 | 康布温泉

 

康布温泉

下了一夜的雨,亚东河里的水在河谷里咆哮,一条泥土公路在河谷中蜿蜒而上,雨水打湿了路面,泥土变软,车辙积水,汽车压过的地方一滩烂泥,自行车轮上沾了厚厚的泥土,时不时得用树枝将泥土刮掉,鞋子一样也沾了厚厚的泥土,抬一步脚都很费劲,加上上坡,每走几百米就得停下来休息一下。河谷中烟雾朦胧,湿气有点大,汗水浸透了衣服,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从上午八点多钟到下午一点多钟才走了不到十公里,身体已经累得有点虚脱了,很想找到一个地方可以停下来搭帐篷休息。

实在是走不动了,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吃点干粮。一辆蓝色的皮卡从亚东方向开过来,从我身前经过,走了不到一百米停了下来,从副驾驶的窗子探出一个头来,“去康布吗?上车我搭你一段吧?”

“谢谢,我自己骑过去就是了。”出发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不能搭车,全程骑行。

“还远着呢,你这样天黑都到不了,这一路上都没有住的地方。上来吧,不收钱的。”

“到康布还有多远?”

“还有四十多公里呢。”

心里权衡了一下,妈的还是坐车吧,老子已经走不动了。司机大哥帮我把车抬上货箱,我坐进前面的副驾驶位置,第一次打破了不搭车的原则。整个旅途两万公里左右总共搭过三次车,第二次是是被边防警察拉了一段到萨马达,第三次是和两个骑行的哥们为了从当雄坐公共汽车赶到那曲会一个北京的导演。

司机大哥是四川绵阳人,微圆的脸晒的黝黑,穿着一件有点旧的西服,车里面收拾的还比较干净,开车相当的平稳。他承包了这一条路的建筑工程,最近下雨停工,他开车到亚东县城买点菜回工地上。

“我们搭一下她吧。”车前方一个藏族女人背着布兜一步一步走在公路上。“你到哪?”司机大哥问。

女人说了地名。

“上来吧,我们搭你一段。”大哥把后排的车门打开,女人爬上了车。

司机大哥的工地在亚东和康布中间的一个地方,他并没有回工地,而是继续向前开。

“我把你送到温泉吧,我也顺便去见个朋友泡个澡,你今天晚上也可以在那里宿营。”司机大哥为了我的方便临时改变了计划。心里当时特别的温暖和感激。

车到温泉,藏族朋友请我们到屋里喝茶,浓香温热的甜茶,屋里浓浓的熏香气味,客厅的墙上贴着达赖和五大领导人的画像。

藏族朋友告诉我可以在河边的亭子里过夜。河谷的西边有一片比较平缓的地面,河谷的上游一座桥横跨河谷到对面的缓坡,河对岸的桥头有一座比较大的温泉酒店,大门用木板和钢管封堵上了,门前的台阶上牛拉了一坨一坨的牛粪,没有干的牛粪散发着刺鼻的气味。酒店过去很华丽热闹,地震后被要求关门整改。现在的温泉显得相当的冷清,只有我和司机大哥两个外地人。酒店前面一条水泥路尽头有三个封闭的亭子,亭子的防盗门没有锁,亭子旁边就有一个温泉池,睡一觉醒来还可以泡个澡。

当地村民在温泉的水道上挖了八个大大小小的水池,每个水池一到三个平方,当地藏民脱光衣服赤裸着身体不分男女的躺在水池里,水池上方烟雾飘渺。喝完茶,我和司机大哥到高处的只有一个藏族大叔的水池,大叔不像其他藏民赤条条的,至少还留着一条内裤。大叔是退休的过去昌都地区的政府官员,膝盖受过伤,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来泡温泉,一直到下午六点吃完饭,手指上的皮肤已经泡得发白了。温泉水通过一条小水沟引入池中,水池的下方开了一个小口,沿着下方的小水沟流走了。池中水温适中,不冷也不太热,水深也刚好,坐在池底露出个头来,水里散发着淡淡的硫磺气味,还有淡黄色物质漂浮着。闭着眼睛躺在水池里,整个人好像慢慢被温水泡软融化了。睁开眼睛,天空下起了小雨,雨水滴进嘴里,有点凉,有点甜。

司机大哥车开出去很远了,突然有掉头回来了。“你的水杯丢在车上了。”

这一路上总是遇上热心而善良的人,我感觉自己是相当相当幸运的,也是非常非常的感激。

晚上在其中一个亭子里铺了垫子,睡觉之前又进旁边的池子里泡了会,第二天早上起来,有跳进旁边的池水里泡了半个小时。这么好的免费温泉,机会难得,得多多利用。这一泡不得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呼吸急促,全身无力,在地上躺了一个多小时才缓过来。

人呐,还是不能太贪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