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是个好地方丨温泉河谷

   

迷人的温泉河谷,不但长树、长草、长石头、长蘑菇,还长蒙古族短调。

李开河 摄

清晨,蒙古包第一个醒了,打一声哈欠,炊烟就冒了出来。一支笔就勾画出了温泉河谷特有的宁静和安祥。蒙古包内,其其格烧着奶茶,一会儿香气憋不住跑出来,河谷里的草叶上,多了一滴滴的哈喇子。

张国斌 摄

阿拉套山一路向西,被西天山的支脉别珍套山挡住了路,于是发生了激烈碰撞,互不相让,河谷在此开头,成了博尔塔拉河上游一处原始的仙境。两山夹击的地势造就了河谷特殊的气候:冬暖夏凉。在温泉河谷,森林茂盛,每一棵树都有一个故事。

王伟 摄

森林茂密,河水长流。夏季,凉爽的河谷,成了天然空调。在这里生活久了,你会忘了什么是炎热、高温,只有湿润的空气和凉爽的微风,共同构建成巨大的氧吧。

张国斌 摄

穿行在河谷林地,你会看见杨树、怪柳和沙棘。它们高低错落,和谐相处,组成一幅层次分明的山水画卷。圆圆的蘑菇,冷不丁在你脚下,如同一堆白石头,让你弯腰驻足。它盛情地对你一瞅,仿佛在说,你采了,我还会重新长出来。

张国斌 摄

走出河谷森林,眼前一亮。河谷之外,大片的向日葵像朝鲜族少女头顶着金色的花盘,邀你赴约秋天的盛宴。

河水滋养了森林,滋养了草,滋养了两岸的庄稼、牛羊,以及它们的主人。河流发于山,源自雪,温泉河也不例外。雪水流在凉爽的温泉河谷,是冷水,适合一种叫北鲵的古老生物。亿万年过去了,北鲵躲在河谷的冷水里,还是老样子,不善运动,不善与外界发生关系,成为有生命的活化石。

丁吉文 摄

河水向东流。温泉河的尽头是艾比湖,一个不一样的环境。七月的温泉河谷是纳凉的胜地,大人们在树荫下吃肉喝酒,孩子们则挽起裤角在河里摸鱼。牧民其其格在河谷开了一家牧家乐,接待外地游客。

阵雨刚过,彩虹一道令下,白云扯着远去了。温泉河谷被雨水洗后更绿了,更凉爽了。北面的一片洋芋花,正被一群白蝴蝶追赶着跑来跑去。地下,孕育着秋天的果实。

李开河 摄

金秋十月,河谷一片金黄的时候,其其格一身婚纱嫁到城里。她每天照旧烧奶茶,只是没有了河流的歌唱和绕腿小跑的花狗。烧奶茶的水不是泉水是自来水,烧奶茶的火不再是枯木柴禾而是天然气,烧出的奶茶也就多多少少没有了原初的香味。每每想念温泉河谷的时候,梦里就飘来潮湿的云朵。